Email us at : admin@baidu.com
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动态 >

新闻动态

联系我们

公司总机:

咨询邮箱:admin@baidu.com

公司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
供应回升 消费走弱 锌价或进一步下探

2019-07-22

】讯

  先扬后抑,4月开启下行通道

  上半年锌价先扬后抑,于4月初开始扭转向下。年初国内外锌价分别于2万元/吨、2350美元/吨附近,持续反弹至4月初的2.3万元/吨、2950美元/吨左右,之后下行至6月下旬的1.93万元/吨、2400美元/吨一线。可见,上半年内外锌价表现为倒“V”型走势。

  一季度锌市场修复提升,一方面因为受到政策托底支撑;另一方面,春节前国内外锌锭低库存态势十分凸显,对锌价也形成一定的提振。

  4月初,锌价开始扭转向下,开启了下行通道。主要原因是,3月份国内部分锌冶炼企业开始复产,在高冶炼利润下,供应上升预期(正常常能加快释放+减停产企业复产)升温;叠加5、6月份消费季节性走弱和同比收缩的态势凸显。

  此外,1~4月份锌价内弱外强格局明显,直至5、6月份,锌价内弱外强格局才有所放缓。

  4月份以来,锌价扭转下行趋势良好,预计下半年锌价弱势下行格局将延续。主要为以下几方面的核心逻辑所主导。

  第一,锌矿宽松向锌锭宽松的传导已基本疏通,年中前国内冶炼瓶颈已打破,下半年供应延续高位的确定性较强。锌矿宽松格局的延续,将推动锌矿加工费维持高位,并支撑锌冶炼利润也维持于相对高位,从而将进一步刺激下半年锌冶炼产出的释放。加上国内锌冶炼瓶颈于年中前打破,下半年整体正常运行产能较上半年已有明显提升。

  第二,内外消费预期偏弱,贸易前景仍存不确定性。全球经济下行压力仍然明显,尽管国内稳增长政策陆续出台,如专项债可补充资本金,以对基建投资形成提振,从而对经济下行压力形成部分对冲。但整体经济下行趋势难以扭转。此外全球贸易前景仍存不确定性,贸易摩擦导致消费雪上加霜。下半年锌消费前景仍略显悲观。

  第三,国内锌锭库存向上拐点已确认,后期库存压力将逐渐显现。6月份国内锌锭社会库存开始扭转向上,加上6月份上期所大量交仓,印证了国内锌锭供应已较为宽松的态势。随着后期供需格局的进一步走弱,加上进口锌以及保税区锌锭库存的阶段性流入,预计下半年国内锌锭库存将逐渐显现。此外,LME锌进一步交仓的预期仍在,因此LME锌库存的支撑将进一步减弱。

  第四,下半年沪锌期货强挤仓可能性较小。沪锌期货1906合约于6月上旬一度出现挤仓。主要为持仓量占库存比例较高所推动,最后以上期所锌大量交仓结束此轮挤仓行情。我们认为,下半年在消费难以好转的背景下,加上锌锭库存有望逐步提升,下半年沪锌期货强挤仓的风险较低。

  锌矿供应充裕已为常态化锌矿高加工费将延续

  2018年7月开始,锌矿供应从前期的紧缺状态逐渐转为趋松态势,锌矿加工费逐步抬升。今年一季度,锌矿加工费进一步上涨,并于二季度小幅提升至相对高位。整体来看,今年以来锌矿供应进一步充裕,锌矿供应宽松已成为常态化。

  自2017年以来,全球锌矿新一轮新增产能开启释放周期。2018年全球锌矿(主要为国外锌矿)供应增加了约30万吨~40万吨。2019年全球锌矿供应有望进一步提升80万吨~100万吨;其中国外锌矿供应增长量预计为70万吨左右,国内锌矿供应增量预期为15万吨~25万吨。同时,2019年锌矿供应增量将高于2019年冶炼供应的预期增量45万吨~55万吨。2020年预计全球锌矿供应将进一步增加50万吨~60万吨。

  因此,今年下半年锌矿供应大概率将维持偏宽松的态势,锌矿加工费有望延续在较高的水平。

  国内冶炼瓶颈已突破,高冶炼利润将支撑下半年锌供应持续释放

  上半年国内冶炼瓶颈已突破,下半年产出有望延续高位

  上半年随着锌矿加工费不断抬升至相对高位,锌冶炼利润也逐渐提升至近10年高位。尽管二季度以来,锌价格扭转下行,导致锌冶炼利润部分回吐,但至6月中旬,锌冶炼利润尚维持在3000元/吨附近的可观水平。

  由于高冶炼利润的推动,上半年尤其至二季度国内锌锭供应量回升趋势明显。

  第一方面,国内中小型锌冶炼企业于2018年四季度以来提前逐渐抬升开工率,主要为加工费的抬升,对正常产能的释放的推动。第二方面,高冶炼利润刺激下,上半年部分冶炼厂检修计划后推,检修时间缩短。如驰宏会泽、西部矿业等。第三方面,大型冶炼厂于今年二季度开工才逐渐回升。主要为去年下半年不可控因素导致了减停产情况。高冶炼利润下,今年以来冶炼企业的复产节奏提前,年中前国内冶炼瓶颈已突破。目前来看,2018年减停产的国内锌冶炼企业中,仅汉中锌业尚未完全复产(预计其渣处理项目将于今年四季度达产),其它冶炼企业已基本恢复生产。因此,1~2月份由于部分企业的减停产,锌冶炼产出处于全年低点,且同比延续去年6月份以来的收缩态势。3月份开始锌冶炼产出释放快速提升,二季度冶炼产出进一步增加,5月份产出已提升至2017年10月、11月的高位,预计6月份国内锌冶炼产出仍将小幅提升。

  对于下半年,一方面,年中前国内冶炼瓶颈已经提前突破,因此国内整体正常产能较上半年已经抬升;另一方面,高加工费的延续,将支撑冶炼利润维持于相对高位,从而继续刺激锌冶炼产出的释放。因此,我们认为,2019年下半年国内锌锭产出从同比和环比来看,供应回升的确定性较强。我们估计,2019年国内锌冶炼产出量较2018年将增加40万吨以上,与此同时,相比2018年同期,今年3~12月国内锌锭月度产出同比增量将十分明显。

  国外锌冶炼产出稳中小幅回升

  据ILZSG数据显示,今年1~4月份全球精炼锌产量为425.01万吨,同比回落3.7%,即减少约16万吨。据统计局数据显示,今年1~4月国内精炼锌产量176.46万吨,同比减少13.7万吨。结合两者的数据来看,1~4月国外精炼锌产出同比小幅回落2万余吨。由于数据滞后,5~6月国外锌冶炼产出量暂未公布。二季度至下半年国外整体锌锭产出或呈现缓慢增加的趋势。

  一方面,锌矿供应的增加,对国外锌冶炼产出也提供了充足的原料保障,较高的加工费也对国外锌冶炼产出形成提振。2018财务年,印度斯坦公司锌因锌矿转为地下采矿方式,原料不足从而导致冶炼产出也受限。从最新财报数据来看,2019财务年以来其地下矿开采量已经提升,锌矿产出量达到93.6万吨,较2018年财务年大幅提升29%。同时,2019财务年其锌锭产量93.6万吨,较2018年微幅下降1%。从印度斯坦公司锌的生产计划来看,至2020年二季度其锌矿产能将进一步扩大至120万吨/年,因此随着原料矿的增加,预计2019年其冶炼产出也跟随回升,估计将增产6万~7万吨左右。另一方面,墨西哥Penoles旗下的Torreon冶炼厂已在扩大产能。

  此外,韩国锌业之前由于变压器故障导致出现小型火灾,但之后确定不进行全面检修。

  Nyrstar公司3月份出现债务偿还担忧,于二季度也顺利转为股权置换。因此,其债务问题对生产的影响于二季度开始解除。从一季度来看,由于流动性紧张导致锌矿原料供应受限,从而对锌冶炼产出形成一定的影响。一季度其锌冶炼产出量为24万吨,同比减少1.2万吨。随着二季度债务影响的解除,后期冶炼产出的影响或有所减弱,但2019年全年产出或较2018年小幅回落2万吨~3万吨,2018年其锌冶炼总产出为106.4万吨。

  而美国马头公司4月份开始复产,但复产不久发生了火灾,因此今年投产将后推。

  预计2019年国外锌冶炼产出较2018年将增加10万吨~15万吨左右。

  内外消费预期偏弱贸易前景仍存不确定性

  国内消费季节性及同比转弱均显现,下半年国内消费前景略悲观

  对于锌的初端消费,从季节性来看,春节后国内消费表现偏稳,5、6月订单开工明显下滑,季节性转弱的特征十分明显。

  分类别来看,对于镀锌,1~4月份其开工表现相对较好。主要受国内政策阶段性刺激所推动。一方面,2018年四季度开始国内镀锌出口退税率上调,从而提振去年年底至今年4月份以来镀锌出口量明显上升。另一方面,4月份国内___开始下调,对消费也形成阶段性刺激。但5月份以来,镀锌订单开工开始乏力,需求转弱态势明显。我们认为,其一,由于镀锌出口退税于二季度开始回归之前水平;其二,政策刺激后,镀锌消费已提前部分透支;其三,季节性来看,5月份消费也开始转弱。从今年来看,5、6月份消费淡季表现有所提前,淡季凸淡的特征明显。据我们调研了解,由于汽车行业景气度下降,二季度以来国内宝钢、马钢、本钢等国有钢企的汽车板镀锌生产线或减停产,或部分转为家电板或普板生产。

  压铸锌方面,今年压铸锌开工延续去年下半年以来的偏弱态势,主要受到海外订单下降的影响,以及近年广东部分产能转移至东南亚地区。从今年3月份以来的开工情况来看,一直处于近几年的新低水平。

  氧化锌方面,今年其开工表现同样不容乐观。主要为汽车行业低迷,轮胎消费疲弱所拖累。

  2019年以来,尽管国内稳增长政策导向明显,但经济增长放缓的趋势性难以扭转,加上全球贸易冲突的影响,因此今年以来国内经济下行压力明显。

  从锌终端消费表现来看,尽管2018年下半年来,政府加杠杆基建,且今年基建投资节奏提前,但至5月份数据显示,今年以来基建投资仅呈现低位增长,发力有限。6月10日,《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工作的通知》提出,专项地方债可以补充项目资本金。从通知具体要求来看,只有项目有盈利性,且盈利不能仅限于政府的盈利,还包括社会的盈利,才符合“专项债+社会融资”模式的特征,才有可能将专项债资金用于补充项目资本金。一般重大基建项目,以轨道交通为主和环保项目才可能符合其要求。因此,该政策对基建有望形成一定拉动,但实际效果不宜过于夸大,预计可额外拉动基建1.5%~2.5%的增长。总的来看,专项债可作资本金,将提振基建投资,或小部分对冲经济下行趋势。

  从房地产行业来看,上半年房地产投资小幅改善,主要受房屋新开工面积和施工面积维持于相对高位所支撑。但房地产竣工持续不见起色,已经将近两年处于负增长态势中。土地成交面积的下滑,商品房销售面积的小幅回落,显示了房地产行业资金链表现不太乐观。我们预计今年四五月为全年房地产投资增速的高点,下半年房地产投资韧性或不足,或面临增速不断回落的压力。

  汽车行业方面,其产销同比已持续近一年收缩。今年以来已出台汽车消费刺激政策,但其效果始终不明朗。在整体经济下行背景下,今年后期汽车行业低迷态势或难以改变。

  家电方面,今年前5个月空调产出同比增长明显,部分受到企业扩产以提前占据市场所影响。但二季度以来,全国雨水较往年偏多,炎热天气后推,空调销售不及预期。4月份以来,国内空调库存量已处于高位,限制了后期的排产空间。预计7月份以后空调生产季节性转弱的情况将十分显著。而电冰箱和洗衣机产出以稳为主,增量空间有限。

  总的来看,下半年基建投资增长有望对国内经济形成一定的稳增长支撑,但房地产、汽车、空调行业前景较为悲观,预计下半年国内经济增速继续下行趋势不改,国内锌消费也面临走弱的风险。

  中美贸易仍存不确定性,对锌消费或形成间接影响

  今年以来,中美贸易摩擦仍不断,中美之间的部分贸易产品关税出现了上调。

  从美国对中国关税升级类项中,涉及产品、镀锌板、橡胶等,对锌初级消费端直接影响小。2015年以前,中国出口至美国的镀锌量较多,2014年和2015年分别达到73.8万吨和52.2万吨。之后由于欧美对中国镀锌产品出台多项反倾销政策,导致2016年以来出口量急剧下降,2017年和2018年中国出口至美国的镀锌量均仅为4000余吨。由于出口量已经下降至低位,因此贸易税的上调,对其进一步影响也较小。但终端上将间接波及,中长期上对锌消费将形成一定抑制。

  从中方反制措施中,对锌市场的直接冲击也较有限。仅含锌量<99.99%的未锻轧锌进口占比超过1%,其它进口量均较小。但涉及终端产品增加。

  因此,中美贸易争端,贸易税率的上调对锌的供应端和初端消费的直接影响或不明显。但对国内锌终端出口预计将产生一定程度的限制,加上全球贸易争端仍存不确定性,或导致全球经济整体放缓,间接性对锌消费形成冲击。

  全球经济下行压力显现,国外锌消费也偏弱

  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凸显。自去年四季度以来,美国ISM制造业指数开始高位回落,至5月已下降至52.1,创下自2016年9月以来的新低。与此同时,欧元区制造业PMI于今年2月以来已持续处于荣枯线下方。

  从具体消费端来看,美国房地产景气度持续下行,1~4月份美国成屋销售量同比维持收缩态势。欧洲营建产出相对乐观,持稳于相对高位。汽车方面,全球汽车行业表现均较为低迷。1~5月美国汽车销量累计同比小幅下滑1.1%。欧洲汽车销售自去年9月份以来跌跌不休,1~5月累计同比继续下降3.8%左右。

  整体来看,上半年国外锌消费态势偏弱,下半年全球经济前景仍然不明朗,尤其是全球贸易摩擦的影响仍存不确定性,因此预计国外锌消费或呈现小幅下降的趋势。

  内外库存将累积国内锌锭高库存压力或显现

  6月国内锌锭库存向上拐点已确认,下半年大概率将成为压力因素

  今年年初,国内锌锭库存基点较低,处于历年来同期的低点,主要为2018年下半年国内锌锭供应偏低,导致库存深度去化。

  春节前后国内锌锭社会库存呈现季节性累库,累库量达到15万吨~16万吨,累库周期和累库量均超出市场预期。3月中下旬国内锌锭社会库存开始再度去化,去库开启时间晚于往年,之后去库节奏相对缓慢。进入6月份,国内锌锭社会库存开始反复小幅波动。至6月14日当周,库存向上拐点已基本确认。据我的有色网数据显示,截至6月21日,国内锌锭社会库存已抬升至16.78万吨。

  基于下半年国内锌锭供应将维持于高位,消费增速或继续放缓的判断,我们预计下半年国内锌锭社会库存将逐渐累积。

  此外,国内保税区锌锭库存不断累积,至5月份以来已提升至10万吨以上的水平。若下半年进口锌亏损阶段性收窄,或进口锌转为盈利,将直接推动保税区锌锭库存加快转移流入国内,从而进一步增加国内的供应压力。6月下半月,进口锌货源已部分转移至国内。

  从今年以来锌锭社会库存的表现来看,年初对锌价形成较强的支撑,春节前后开始转为中性因素,预计随着下半年锌锭社会库存不断抬升,大概率对锌价将成为压力因素。

  LME锌进一步交仓预期仍在,国外锌库存支撑将继续减弱

  LME锌库存从4月初的5万吨附近的低位,至5月中旬已迅速反弹至10万吨以上的水平。之后持续至6月份,LME锌库存基本维稳于10万吨左右的水平。

  从LME锌升贴水(0~3)的表现来看,5月份升水进一步反弹至161美元/吨的高点,之后反复波动,开始高位回落,至6月29日为70美元/吨。短期LME锌尚处于升水态势,有望进一步推动国外锌库存从隐性化逐渐转为显性化,后期LME锌进一步交仓预期仍在。此外,2018年国外库存深度去化后,由于今年国外锌消费表现也偏弱,供应稳中回升,因此2019年国外整体库存预计也将缓慢累积提升。总的来看,下半年国外锌库存的支撑大概率上将继续减弱。

  下半年国内挤仓重蹈可能性低

  6月份沪锌1906合约临近交割前,国内一度出现挤仓情况。主要为部分华南、华东的货源,以及进口锌货源转移至未统计的仓库中,使得一般统计的库存量表现略为偏低。加上4月份以来沪锌持仓量提高至相对高位,并主要集中于近月合约。因此可统计库存占持仓量的水平偏低,从而推升了5月底至6月上旬沪锌期货近远月价差阶段性地不断扩大。

  对于沪锌期货07合约,截至6月17日,其持仓量仍相对偏高,统计的库存占持仓量尚处于相对偏低位置,因此尚不能完全排除沪锌07合约出现挤仓可能。但由于锌供需转弱预期延续,加上6月份国内锌锭开始转为累库态势,以及国内现货贴水不断扩大,我们预计07合约挤仓的风险低于06合约。随着国内锌锭库存的进一步累积,预计今年后期沪锌期货挤仓风险不大。(作者:中信期货郑琼香)

某某公司
官方微信

咨询热线:

Copyright © 2018 凯发k8ag旗舰凯发k8ag旗舰-凯发k8ag旗舰厅-凯发k8ag旗舰厅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